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杨方的博客

一洗凡马万古空

 
 
 

日志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2013-06-06 16:0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姜燕


9.公主堡上的中华脊梁

 

420,侯老师说,今天会比较轻松,我们要去看看玄奘在《大唐西域记》里大书特书的公主堡,再寻找一下排以克沟口的排以克卡。

谁能想到,“比较轻松”竟会成为我们逃不过的宿命。之前阿尔帕勒克和后来纳兹塔什的事实一再地证明,侯老师只要一说比较轻松,这天一定会很不轻松,当然这于他也始料未及。

上午10点半左右,外形俊美的地力所长一件修身皮克、一顶贝蕾帽,带着法国男子的优雅迷人气质惊艳亮相,这枚塔吉克族大帅锅后来迷倒了队里一干男女……

从塔什库尔干县城出发,向南行驶约80公里,抵达公主堡。似乎是今天上午,张老师去塔县民政局签字领出了十来张大比例军事地图,这成了侯老师的宝贝,从军事地图上,他读出了许多地图之外的信息。比如从塔县到瓦恰的乌戈里亚特达坂,军事地图上显示,当年这两点之间有且仅有这一条道路,而无需先“东北行”经过现代公路所走的新迭,再“东南行”至瓦恰。

下午1330,科考队抵达公主堡。远远望去,公主堡果然伫立在危崖之上,大为符合《大唐西域记》中“极危峻”的记载。在附近放牧的一个牧民说,他曾经上去过,只有从山体上的滑坡带逆行而上。地力所长说,他也曾经上去过,上面有城堡的遗迹。可他指了半天,我们也没人看到那段城墙。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看得出,侯老师对是否上去有些犹疑不决,毕竟全体队员的安全更为重要。但我与刘小欣都跃跃欲试,开始装备起来。不知内心强大的高大上有没有受我们蛊惑,总之他悄悄摸出一瓶红牛,默默地喝起来。

地力所长说,上下大约需要4个小时。我们看了怎么也难以相信,看上去真的不高。也许路确实难走吧。后来我们返回时,一算时间大约用了3个半小时,地力说我们的速度相当快了。

下车做准备,牛肉干、士力架、巧克力、红牛,也吃不下什么东西,却都努力往嘴里填一点。登山杖、手套、相机背好,一行人有点壮行的感觉。刘小欣回上海后在她的微博“段子随手补”里说:“我一度以为喀什卡苏是最难爬的,谁知道后来被公主堡刷新。我也一度以为爬山都是这种难度系数和体力消耗,那我完全hold得住,谁知道后来还有纳兹塔什。”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回想起来,公主堡确是此行最险的一段。起初的一段还有大石可供攀爬,虽然因为坡陡,又有些海拔,爬得有些吃力,但总算还有个坚实的落脚的地方。半山腰之后,滑坡体上全是碎石,一脚踩下去,石头就哗哗地往下滑,脚完全控制不住地下陷。后面的人不敢紧紧地跟着,生怕殃及池鱼,确实有两次,前面的人踩松的石头顺着坡从下面一个人的脚边骨碌碌地滚下去了。有些地方有草生长,一坨一坨的有些像攀岩上的突起,踩上去倒是实在,每每看准了草拉住或踩住,心里总还是比较踏实。可有一段什么也没有,草棵生满硬硬的尖刺,完全不能借力,只有靠一提气的功夫和好运气冲上一段,抓住上方一坨能抓手的草。幸好刘小欣的手套半途掉落,我帮她捡起来先自己用了,不然徒手抓草,手心非全磨破不可。一边往上走我一边想,爬过公主堡的人表示参生悟死、宠辱不惊了。真是,多少回身经险境,只有这一次完全不可控。而此时,前路未卜,更艰难的路还在上方和下撤的过程当中。

途中为了留下记录,还得不时转过身来,把斜背的相机费劲地转过来,卡卡摁上两张或录上一段。新疆的一切都很奇怪,也许是它太高大辽阔的缘故,看起来不是很远的地方其实离得很远,在镜头上,上方的卢杉和刘欣、下方的宋立州和张老师总是只有一点点大,即便是离我最近的侯老师在镜头里也是小小的,完全不符合他高大上的形象。只能这么说吧,新疆真是个奇葩之地。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好不容易登上一个平坦的坡顶之后,忙坐在地上对着远处的河谷一通狂拍,可立马觉得山风阴冷,头被吹得生疼,赶紧躲到一个石堆前背风。侯老师上来后,请他录了一段视频。在我眼中纯粹的自然风景,在他眼里充满了学术感。远处巨大的Y形河流交汇处,原来东边是红其拉甫来的红其拉甫河,西边来的是卡拉其谷河,两河在公主堡前交汇成塔什库尔干河,塔河一路向北,继而向东,汇入叶尔羌河。玄奘经过此地时,听说那个“汉日天种”的传说,并花了几百字的篇幅把它记录《大唐西域记》中,侯老师由此判断,玄奘也是个喜爱八卦的和尚。侯老师爬上公主堡后进入缺氧状态,连续两次把西边说成东边,且不自知。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休息了一会,继续向上爬,这时两个女汉纸早已在公主堡之巅等候了。最后这段土墙是公主堡的夯土层,约有50高,极为陡峭,最陡处可能至少有75度都不止。而且,人工的土层不像天然山体,没有石块落脚,也没有植物生长,只有当年夯土时夹进墙体用来加固的一些干树枝,也不敢用力抓握借力,只怕太干太脆,抓力落了空。颤颤巍巍地借助登山杖登上最顶端的单边墙,有点不敢下望的感觉。侯老师、卢杉和刘欣在墙上站成一列,不经意看过去,最远的刘欣简直像悬空站着,让人有种恍惚下落之感。我对这种悬崖峭壁还是比较有恐惧感,在单边墙上一直没敢站起来。侯老师居然还站在墙上录了一段,真是太好心情了。不过,站在墙上无论是被拍的还是拍的,都得相互扶持着点,否则很容易因为注意力转移而失去平衡。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单边墙长约5,从站立的地方向北看过去,有3垛保存相对完好的城墙,当年斯坦因就在我们站立的地方北向拍了一张照片,从公主堡上的情形看,站立的地点选择实在有限,除了这个角度,确无其他角度可寻。他们仨要走到墙垛去,我依旧坐着,给他们当一回扶手走过去。等他们走过去之后,看着这一边陡峭打滑的墙体,一边的悬崖绝壁,心里真是打鼓,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过去。过不去也得过去呀,只好硬着头皮站起来,抖抖豁豁地过去了。有人问,这么险你们也没出事……听到这话我表示想打人。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不知道因为惊险刺激地兴奋,还是因为强烈的征服感狂喜,大家在公主堡上相当欢乐,一直哈哈笑个不停,虽然身体都在晃的,山风又吹得紧。侯老师又在哀叹社会无望,因为又是13的男女比,似乎永远是这样。不过,远望去,宋立州正在往上艰难攀登,据说他有恐高症,真是难为了他。在对讲机里,我们知道张老师已经放弃,侯老师要下方派一个人去接应张老师下山,后来知道是地力所长涉险前往救美。

当宋立州终于带着复旦的校旗登上单边墙后,侯老师才稍稍平衡一些。可他的幸福感没维持超过1秒钟,被称为“中华脊梁”的宋立州就坦率地表示真的害怕了,并且以奇葩的姿势骑在了墙上。侯老师日后感慨,中华脊梁是不分职业、性别和民族的……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DD在墙上骑了足足一刻钟,这中间他完成了进食的过程,然后开始艰难攀爬,终于成功抵达我们所在的墙垛的时候,大家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高大上们在墙上光荣地留下了校旗照。其间刘欣的登山杖和卢杉的帽子掉下山崖,在大家的阻止声中,悬崖爱好者刘欣毅然下去把登山杖捞了起来,卢杉一直很惦记她的帽子,在下撤的过程中,侯老师用登山杖很困难地把它挑了回来。

低头看着来时的路,又陡又险,只觉得比上来时更令人发怵,真的有下不去了的担忧。在墙垛上时,大家看到北侧山坡要缓得多,便希望能从这一侧下山。但又想到向导说过只有来时一条路可走,就非常担心北侧山下是断崖。于是,我们一边从北侧下撤,一边用对讲机通知山下的欧阳师傅,请他开过来看看是否有路可寻。车开过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各就各位,等待通报,前去探路的卢杉位置最低,宋立州到西边山坡观测地形,查看的结果也是断崖。果然,欧阳师傅的反馈很快来了,下方是断崖,我们只能原路返回。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真的逼到无路可走,再难的路也得走。下撤的过程,我只记得希望自己变成一只壁虎,能够无缝贴在山体上稳健地往下爬,可惜我不是,我只能用一只手爪、登山杖和两只脚掌拼命吸附在碎石和山体上,让自己不出大差错地下得山去。无处可以借助时,只能用脚后跟趟着碎石滑着走,心里祈祷它不要发生大的滑坡。下到半山腰以下大石头坡段,心里基本踏实了,但石头太硬,受过伤的膝盖有些承受不住,每走一步疼痛都会加剧一分。担心伤了膝盖往后没法再爬山,只有用手撑着走下山去。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安全抵达地面之后,真真切切地有种回到人间的感觉。张老师给了我们最最温暖的拥抱,我很想和她多拥抱一会,这种感觉在次日的纳兹塔什再次出现。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这天,我们还去了排以克卡。古代的哨卡正对着排依克山口,又在南瓦根基、排依克出山的路上,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七)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82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