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杨方的博客

一洗凡马万古空

 
 
 

日志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二)   

2013-05-09 13:1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流水帐——平静的两天

 

412在喀什与老干部们开了一次座谈会,会上侯杨方老师与喀什宣传部长陈丽相谈甚欢,最后两人在桌上铺开地图,指点江山,大有粪土我们一干屌丝之感。收获颇丰,尤其是在大同的认定上得到共识。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二)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下午至当地学者马尔康家,偶获《文史资料》一本,中有郭刚书记《大同日记》一文,很有价值。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二)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413,喀什赴莎车。途中听侯老师讲汉帝遗事,很是有趣(侯杨方注:主要是汉武帝与宣帝的故事,还有一悲催的萧望之)。


下午在莎车参观了当年玄奘讲经留下的土墩和清真寺,得神光类束,甚欢。可惜摄影技术一般,浪费大好资源。游毕购馕、西红柿黄瓜、西瓜,以备进山补给。

 

 

 

3.忽见桃花源

   

玄奘东归国土,我们西行而上。414,应是正式科考的第一天。是日阳光极盛,极为干燥。上午1030分出发,目的地是喀群乡、库斯拉甫、喀依孜和恰尔隆乡。后时间有余,增加了霍什拉甫乡。霍什拉甫是玄奘出葱岭东岗后抵达的地方,远眺叶尔羌河对岸便可见喀群乡偌大一片绿洲。


自喀什起,便漫天黄土,每一个毛孔里都藏着尘土。在喀群更甚。下午130分左右到喀群,下车便踩上厚厚的土层,一群人扬起不小的沙尘暴。唐代或更久远的墓葬群在此处发掘(侯杨方注:是汉代的),约6000平方米,出土棺木中有彩绘,双龙戏珠和幼童图案,棺木的墓葬形式说明死者信奉佛教。


1430分左右,行车至霍什拉甫乡。一路沿叶尔羌河,车左巨崖壁立,是过去叶尔羌河的河床,后河流下切,落到今天的位置。地形地貌自然雕琢,鬼斧神工,很是令人感喟不已。河上撑起的皮筏引起了大家的兴趣,欧阳师傅停车唤撑船人过来,大家新奇,一通猛拍。从河这边看过去,对岸绿树成荫,生机盎然,想来当年玄奘出葱岭乍见此景,一定顿感清新之气扑面而来,大是欣慰。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二)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霍什拉甫当天正有集市,在乡政府前的道路上连续数公里不绝,很是热闹。我们像是到了国外的云游客,车里车外都是好奇地张望。


乡政府向西约500,便是艾亚河口。它与叶尔羌河交汇后经过达木斯,侯老师说,玄奘应该是顺着这条河走过来。见到这些他预想中的地点,侯老师总是很兴奋,我们对他这一点,一直有种唐僧上身的感觉。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二)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中午返回喀群乡,在路边小饭店吃了进山前最后一顿饭,面和烤羊肉串,不知为什么,只感觉极度需要那些肉,硕大的羊肉串我竟然吃了4串,令人叹为观止,留下不雅的名声一串。


不行至山穷水尽处,无缘得见桃花源。从喀群前往恰尔隆途中,当我们穿越黄土壁立、寸草不生的荒山和谷地,忽然转入叶尔羌河谷,夕阳斜照,居高下望,叶尔羌河边,一片绵延约2公里的月牙形绿洲跃然眼前。静待路边,还能听见鸡鸣四野之声,这时候不自觉地就想起《桃花源记》中的句子“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摘得美文如下,共赏之: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二)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二)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沿途经过喀依孜出水口的一个小村庄,名叫喀以孜艾勒孜,24岁的女子说,沿河向内便是喀以孜。那就是第一天我们要找的“开子驿”,过去便是Kizil达坂。喀以孜下一个驿站巴海,现在已经名为巴格,在那里我们和一家牧民合影留念。两驿之间大约30公里,符合《新疆图志》驿站相隔之数,这个距离在过去差不多正好一天走完。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二)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当晚,夜宿恰尔隆乡。落脚前出了点小乱子,我们的车钻进乡政府,天色已晚,后车没发现,径直开了过去。大约1个小时后才寻回。不过,张老师当时在后车上十分镇定,看到前方牧民家的灯光,决定无法联系就先各自落脚。这在特殊情况下,确是稳妥的好办法。


我们住的是恰尔隆乡派出所副所长的家,此地当守边关要道,查得很紧。副所长一直等我们证件齐备、后车文件送到,一一登记才作数。侯老师不失时机地与所长交流,听到所长说这里是外逃必经之道,非常开心。他一直追问这个事情,不知道所长心里头是不是在打鼓,觉得此人是否大有外逃之意。


晚上10点多,大家才稍稍安顿下来,徐老师和宋立州整理检查设备电力状况,女队员先行洗漱,侯老师又打开电脑尝试着连上网络。所长家里给煮了一大锅热气腾腾的面片,一人一大碗,吃得胃里相当妥贴舒服。晚上又是通铺大炕,一宿无言。


复旦大学帕米尔科考行记(二) - 侯杨方 - 侯杨方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27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