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杨方的博客

一洗凡马万古空

 
 
 

日志

 
 

闹剧新编:再评假郑和航海图  

2006-03-28 23:2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闹剧新编:再评假郑和航海图   《第一财经日报》,2006年3月28日

侯杨方

 

侯杨方:郑和发现世界的闹剧

侯杨方:郑和发现美洲?


一度沉寂的闹剧又开场了。据新浪科技讯,3月23日下午2点,《天下全舆总图》的收藏者刘钢公布了新西兰维卡托大学实验室对地图纸张的测定结果。该测定显示,“地图纸张制造时期与《天下全舆总图》绘制者签署的年代吻合,该实验室宣称此幅图为一件真品。”在这场新闻发布会上,《一四二一中国发现世界》一书的作者孟席斯和美国的汤普森博士“都对《天下全舆总图》的真实性作了肯定性的评论。”刘钢还发表了文章《此图无声胜有声》,对我和其他几位学者质疑地图真实性的观点进行了反驳。根据这张《天下全舆总图》地图上的说明,此图绘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是“臣莫易仝”绘制献给皇帝的,它是一张明永乐十六年(1418年)《天下诸番识贡图》的复制品,名称为《天下全舆总图》,反映了天下诸番向明成祖朱棣进贡的场景。

但维卡托大学实验室的鉴定并没有认定“此幅图为一件真品”,它只是对一张来源于中国不明地点的纸张进行了测定,认为它有可能制作于18世纪。因此不仅无法确定这个检测样本是否取自于这张《天下全舆总图》,而且即使答案是肯定的,也无法证明这幅《天下全舆总图》是乾隆年间绘制的,这是一个基本的逻辑问题。很简单,如果现在有人在清代制造的纸上书写“信息时代”四个字,是否就能宣称它是清朝的书法作品?我的文章《郑和发现美洲?》(2006年1月30日《经济观察报》)已经提到,“用较为古老的纸张和墨水进行伪造,是奸商们伪造书画的基本伎俩”。但令人费解,为何地图的收藏者不将绘制地图的墨与纸共同鉴定?要知道找到一块乾隆年间的墨也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

刘刚针对我的《郑和发现美洲?》一文进行了反驳:“明末版《华夷古今形胜图》和明朝崇祯年间印制的《皇明职方地图》中的中国地域北部都有‘鞑靼即匈奴国’的注文,这些注文说明这位教授对明代地图存有误解。”可在这张地图将“鞑靼”错误地标注在了蒙古高原的西部,与“凶奴”并列,永乐的地图不会将首要敌人的方位也标错。刘刚又针对永乐年间不应该出现“高丽”一词反驳:“官方国名、地名更改后民间很长时间一直延用原名的现象在明清时期的地图中很常见”。可他忘记了,这张地图是臣下献给皇帝的,并非民间的地图。朝鲜也是清朝的藩属国,一张官方的地图上怎么会用藩属国的旧称“高丽”?刘钢又认为:“这位教授不仅对明代地图存有误解,其对《明史》也有误读。他认为,明朝于永乐十九年才设置南、北直隶。根据《明史》的记载,明成祖于永乐四年从南京迁到北京,并于当年设置北直隶和南直隶”。可史有明载:“(永乐)十九年正月改北京为京师。……罢北京行部,直隶六部”(《明史?地理志》),永乐十六年的地图上不可能出现南、北直隶的地名。

我在文中指出这张以明朝永乐十六年(1418年)《天下诸番识贡图》为蓝本的地图中出现了很多永乐年间并不存在的地名,而刘钢认为这是由于清朝的文字狱:“莫易仝深知仿绘《天下诸番识贡图》时避讳的重要性,他非常明白倘若继续照搬原图中明朝的建置,他会被认为妄想复辟明朝。出于避讳原因,他对原图的几个地域名称作了修改。其中最主要是将‘大明海’改为‘大清海’,将‘湖广’改成‘湖北’和‘湖南’,并且在‘南直隶’旁增加了‘安徽’。通过这些改动莫易仝想表明,仿绘图中保留的‘皇朝圣土’和‘本朝天下之第一大国’原注文是指大清国,而非明朝”。如果真如刘钢所言,那么为什么标注“南直隶”这一明朝特有的行政名称?“南直隶”因为是明朝南京(南方的都城)的所在地而得名。为何仍用“女直”这一明代的称呼而不用清太宗改名的“满洲”?这些都是比“湖广”更大的忌讳,“莫易仝”不怕被怀疑“复辟明朝”吗?因此刘钢的“避讳说”是无法成立的。

这张地图的左上角注文写道:“凡未加红圈者皆原图所未命名者”,即图上有红圈者皆是原明永乐年间《天下诸番识贡图》上的标注。而刘钢却认为:“一七六三年莫易仝仿绘《天下诸番识贡图》时江南省正处在分省过程之中,此时安徽尚未最终完成设置的程序,这就是莫易仝未将‘安徽’画在红框中的原因之一。”《清史稿?地理志》明确记载,“(康熙)六年,江南更今名,改左布政使为安徽布政使司,驻江宁。右布政使为江苏布政使司,治苏州。……乾隆二十五年,移安徽布政使司安庆。”即安徽与江苏早在康熙六年(1667年)已经建省,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安徽省会已经移至安庆,此时的江南省已经废除将近100年,何来的“江南省正在分省过程中”?既然有“安徽”,为何没有同时建省的“江苏”?这些只能说明地图的伪造者对这些历史地理的变迁根本不了解,这张地图的地名标注既不符合永乐十六年也不符合乾隆二十八年的实际,因此它只能是一张拙劣的后人伪造的地图。

刘刚认为:“上述轮廓、岛屿和注文可以证明一个事实:一四一八年《天下诸番识贡图》是莫易仝仿绘《天下全舆总图》的原本,没有这个原本莫易仝无法绘出这些地域轮廓、岛屿和注文”,因为这些地方以前公认都是在17世纪以后甚至20世纪才被发现、探测的。这是非常奇怪的逻辑,因为这些恰好说明了这张地图的制作年代不可能早于20世纪,是一张现代的伪造地图。刘刚进一步反问道:“莫易仝,这位十八世纪时期的人士,怎么可能会预见到二百多年以后有人会提出郑和环球航海的论点并为这一论点制造伪证呢?”这又是一个绝妙的问题,答案是这位化名“莫易仝”的现代人很可能正是为了配合郑和环球航海的炒作而伪造了这张地图。

这场闹剧的最新一幕其实是建立在这样一个证明基础上的:一张来历不明的纸张可能是18世纪的产物。可惜这样的基础如同这张纸本身一样脆弱:并不能由此证明这幅地图是绘制于这张纸制造的年代,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但还是有必要在此重复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89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